快捷搜索:

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微信

  好产品赢回议价权。“刚刚谈下一家美国客户,由于很难找到另一家同类袜企,所以最终价格我们说了算。”对此,陈仁勇颇自豪。 “公司现有研发团队25人,全部是设计、服装等专业毕业的80后、90后大学生。”陈仁勇说,公司成立半年左右,已申请8项专利,其中发明专利3项,并先后推出50款功能性运动袜。“还有10项专利将陆续申请。” “老路子很难再走下去,除非做出改变。”经过市场调研,运动爱好者陈仁勇发现,“时尚功能性运动袜”是个空白市场。2015年10月,专注运动袜设计研发的创美文化诞生,以期通过设计研发走出一条袜业新路。 伴随世界经济复苏放缓,袜业出口愈发艰难。最难时,陈仁勇手握订单同比骤减30%。 作为“世界袜都”大唐镇第一家专业袜子产品设计与研发公司的负责人,“头一个吃螃蟹”的陈仁勇慢慢品咂出了个中滋味。“扬眉吐气。”谈起如今的感受,陈仁勇如是说。 早在2008年,陈仁勇在大唐镇创办了自己的袜业工厂,从最初54台袜机,到后来自有袜机200台、外包加工1000台。但是,这家诞生于国际金融危机时期的袜业企业,从呱呱坠地时起,便感生存不易。 作为大唐袜业一员,陈仁勇也曾以“大唐袜机响,天下袜一双”为豪。这里年产袜子占全世界的七成,高峰期的2014年共生产袜子258亿双。可这天文数字背后,却是微薄至极的利润,平均下来一双袜子利润几分钱。 一双袜子的蝶变,正在大唐上演。2015年,大唐镇生产各类袜子80亿双,较上年减少5亿双;财政收入却达到7.94亿元,较上年增长9.74%。 “如今这一双袜子的利润,抵过去500双普通袜子。”诸暨市创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80后董事长陈仁勇,抚摸着一双橙红色的篮球运动袜,乐开了花。 近年,“重构袜业,重塑大唐”的呼声日隆。2014年起,诸暨结合“五水共治”“三改一拆”和“四换三名”等转型升级组合拳,以袜业为切入口,推出六大专项整治。结合整治促转型,大唐袜企数量减至一半。同时,一个以袜艺为主题的小镇,拔地而起。这里正在凝聚一大批设计师、投资客、创业者,他们将为大唐袜业注入无限活力。 “和大部分大唐袜企一样,公司之前只是接单生产,国外客户提供样品,出个很低的加工价格,我们负责生产。好的时候,每双袜子利润也就两三角钱。为了压价,客户越来越挑剔。如果我嫌利润低,对方转身就能找到别的代工厂家。没有定价权,更没有议价权,甭提多憋屈。”陈仁勇感慨。 “脚踝处的隐形扎带,防止脚部扭伤;袜筒小腿处的压力补偿系统,减少小腿肌肉阵痛;脚背减震带,减少弹跳起落间摩擦对脚背的伤害;脚后跟的防磨导流系统,有助于运动中鞋袜散热。这一双篮球袜,就有4项专利,其中两项为发明专利。”身为国家二级篮球裁判的陈仁勇,给体育迷的圣诞礼物——从复古上衣到科隆板球!俨然产品代言人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